1.《那年初二》葉穎恩

“我有没有进错班啊?”“有有有,老师现在不是华文节。”
在我刚进入中学的第二年,第一节课就是我最讨厌的华文课。美好的早晨却和我的心情形成了一个大反比。在预备铃响起后,一位身高不怎么高,身形娇小,穿着白色衬衫的文艺少年在我班外面徘徊。“我有没有进错班啊?”一阵弱弱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抬头后看见一位“中学生”拿着华文课本在门口站着。班上的同学开始调戏那位“中学生”,“班长,起立。”只见他毫不在意的开始了第一堂华文课。那天的课是“每个学生对自己未来的想法”,轮到我发言时,我说了句“逻辑心理学家”。他有点懵的看着我,回神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就笑笑地让我坐下。
开学两个星期后,他给我们班写了第一篇作文。作文题目大概是关于亲情,也是那次的作文改变了我对这个老师的看法。从小爱好写作的我,因为多次被批改作文的老师说我写的都是虚拟的故事而开始对写作产生厌恶感。“作文带有很深的感情,想必经历的不少,用词不错,一切都能挺过去的,加油。”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收到的作文评语。就是那段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改变了原本对写作完全失去感觉的我。他很喜欢写作,办工桌的书架上都排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说。只要我有时间,他的小说总会有几本无辜失踪。他讲话很直,但却能句句入心;他总是很正能量,也从不让别人察觉他的小情绪。
知他者真的少之又少。这位小气又很幼稚又不喜欢整理书桌的老师成功的获得了许许多多的作文奖项。他很喜欢将他获奖的作文贴在班上,虽然说很少人去读,也有很多人嫌弃他,但他总能不顾这一切的维持他对写作的执着。那一年,他鼓励我参加很多的征文比赛,虽然说每次都没能得奖,但他总是无条件的鼓励、支持我,让我有动力继续写作。在一次的短诗创作比赛中,我终于不辜负他的拿了个三等奖。他也有千万种方法把我从堕落边缘拉起来。每一次考试我都辜负了他,他的失望我其实都知道,但他却总是装作无所谓地继续鼓励我。年终考前一个月,我因为身体的状况时常缺席,但是还是会有一位老师抽空给我上课。终于在年终考时我没辜负了他。
上了初三,不出意外的我的华文老师不是他。我还是会像初二那年经常去问他对我的作文的看法、去聊聊我遇到的趣事、去跟他抱怨一大堆无关紧要的事。我们之间就像存在着一种默契,他总能第一时间猜到我想要问的东西,我也总能第一时间察觉他的小情绪。
他是我升上了大学也不会忘记的老师,他热爱华文,热爱写作,热爱听故事,他是我的华文老师。

葉穎恩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1. 蔡振晟

    这么热心于华教的老师少见了。
    作者的用功真的是足以让老师感到欣慰和光荣。

Leave a Reply to 蔡振晟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