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師》鐘凱而

小学与中学的十二年,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莫过于她了。“UPSR将是你们人生第一场战争。在未来的PT3,SPM,大学考试甚至是出社会以后你们的挑战也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即便如此,你们也要全力以赴,将它考好,为接下来的人生道路铺下最好的垫脚石。”时光飞快流逝,转眼六年,这句话仍时刻在我耳边徘徊。
萧慧玲,我五六年级的班主任。她蓄着一头齐肩短发,微胖的体型,灵动的身姿,像是一个会跳舞的皮球。她擅长吹奏管弦乐器,是音乐中的老手,也是我校管乐团的指导老师。每逢考试结束后的那一堂课,她总会将她的镇团之宝——长笛,带到班上为我们演奏一曲,以慰藉我们的付出与努力。
古人道:“此曲只应天上有”,用这句话来形容萧老师的笛声再适合不过。她的笛声宛如清泉过小溪,风声掠竹林,宛转悠长,让人置身世外桃源,忘却一切烦恼和忧愁、艰辛与劳苦。音乐造诣如此之高的她,自然担任我们班级的音乐老师。课堂上她采用的教学方式不同于其他教书死板的老师。她的课,年轻有活力使班上同学的青春热血沸腾不已。她被我们班级誉为“师中泰斗”。
音乐课前十五分钟,她总会播放一些风声,蝉鸣,水流等自然界之声配搭古典之乐。二者融汇交聚在空中,让我们释放了累积一个星期的压力。随后方步入课程,这种做法确实能够帮助我们调整思绪,整理心态,对于接下来的课程也能加倍吸收。
吹笛,不是一件易事;吹得好更是难上加难。每逢音乐课,教室总会变身为鸡鸭屠宰场,各色的声音从同学们的笛中传出,连班上公认的“耳聋强”都无法忍受。但萧老师却不厌其烦的教导大家吹奏长笛的技巧;她走到每一位同学的位子,仔细了解同学们遇到的困难,手把手地教导。她的耐心与细心是我至今没有遇到的。
无奈班上的同学大多是笨鸭子嘴巴,一年下来,竟没有人学会她的三成功力,白白浪费了一个优质良师。更让人惋惜的是六年级生因课业繁重便取消了音乐课,这使我们再也无福消受音乐课短暂的快乐时光。
萧老师除了是我们的音乐老师以外,更是兼任数学与华文科老师。一个老师身兼数任,在我们学校已属常态,却不知他们的薪水如何,工资与劳力是否成正比?小学时期的我总爱专研数学与文字,因此数学与华文的成绩还算过意得去。可叹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在步入中学时期后,不知怎的数学就好像天外文字,无论我再怎么专心听讲,多做练习,仍然无法回到小学的巅峰时期。自此以后,我便跟数学绝了缘,再也没有及格过。尽管中学时期的成绩大不如前,但小学的我却是数学老师眼中的爱徒。班上同学一旦遇到不会解的习题,总会向我求救;分发数学考卷时,老师眼中所流露出的赞扬与期许,我很是喜欢。许是来自数学的荣誉感,使我对萧老师总是格外敬重。在经过一年的磨合,萧老师也选择我担任6L班班长一职。
小学六年级的我正值叛逆期,所以我并不是个三好学生。叛逆的性格使我被很多老师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还记得刚开学没多久,暴戾的性格就让我将所有老师得罪了个遍。不知怎的,对于老师我总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想要挑战他们的权威。课堂上的我总是一言九“顶”,老师们经常被我“顶”得摔门而去。有一次,我途经办公室见一群科任老师围绕在萧老师的座位上争论不休,我觉得事有蹊跷,便绕过去瞧一瞧。没想到,他们竟是联合起来向萧老师提出抗议,罢免我班长一职。我一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中不免一怔,我虽晓得萧老师知道我的本性,却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会站在我这边。毕竟有那么多的老师一同抗议。就在我恍神之际,我听见了萧老师的回答。她说:“我知道你们对凯而很有异议,但我选择她做我的班长自然有我的道理。身为老师,我们怎么能够单看一个学生的缺点却忽视她的优点呢?凯而现在正值叛逆期,的确有很多出格的行为,但她对于班上同学的友爱之心,处理事情的效率与魄力,你们又看见了吗?如果我因为这样就罢免她,我想她非但不会改过,更会变本加厉。只怕到时候,连我也没有办法了。你们就先回去吧,我会跟她好好谈谈,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一个老师站在学生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从来没想过我在班上制造问题会为萧老师带来麻烦,更没想到她竟会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我眼眶含着泪,快步的走到厕所,掩声哭泣。回班后,同学告知我萧老师有事找我,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前去。一见到她,我的眼泪竟如雨般倾泻而下,她紧紧地拥抱着我,用她温暖的小胖手安慰我,抚摸我受伤的脆弱心灵。
事后,我便对其他的科任老师态度转变,他们也因看到我的改变后便不再纠缠。萧老师是我这一辈子不会忘记的恩师,有人说言教不如身教,我想这句话是对的。倘若不是萧老师在我叛逆期的时候紧紧拉着我,我想我早已走进歪路,而这份感念我也一直放在心中,也将它行出来,帮助更多像我一样的人。

鍾凱而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