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番老師》陳芷珊

“你番薯啊!补习‘补’是衣字部,有两个点的,不是一个点。补习是越补越聪明的嘛,所以‘补’字有两个点,多出的一点代表补习时知识的累加,难道有人越补越笨的咩?”这段话不断在我脑海里迴旋。至今,我依稀记得八年前,班主任——张老师边拉着我的左耳,边指着我那满是红叉叉的华文作业,不停地对我破口大骂。被张老师教过的所有学生可说都逃避不了被骂“番薯”这两个字眼。欲逃避老师的“番薯”比逃难还难呢!
“番薯”是张老师骂人的专用词。甭说骂人,就连一般谈天时,“番薯”这两个字眼从她口里出现的频率甚比秒针移动的频率。无论面对学生还是同事们,她口里都会不经意地出现“番薯”两个字。认识他的学生或老师们也见怪不怪了。张老师爱骂“番薯”这事也许与她的家业有关。她的父亲从事批发亲自耕种的番薯。因此,张老师的一生彷彿与番薯结了缘。“番”与“张”的音调有些相似,一些调皮的同学见到她时,会偷偷称呼她“番老师”。不晓得张老师是否知道“番老师”的含义,只见同学们这样称呼她时,她都会傻乎乎地笑了笑、点点头。张老师外表看上是傻,但事实上极度凶恶。一些低年段的同学往往都会被她的外表给欺骗。母老虎不发威可别把它当成病猫看待,看似傻傻的张老师并不好惹,他一发作起来,嘶吼的声音简直能环绕整个校园!
那一年,我四年级,就读4K班。张老师是4K班的代理班主任。4K班的班主任原是另外一名男教师,但不知什么缘故,这名男教师被调到外县的一所华小任职。那时起,张老师就成为了我们的班主任,她也是我们班的华文老师。班主任换成张老师的消息对班上调皮的男同学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上其他老师的课时,班上可説是纸飞机满天飞,不然就是同学们叽里咕噜的説话声满班绕。唯有在华文节,在班上要找到一只飞机都难,更甭说是説话声了,班上静得只有老师授课的声音,配上空气在四周流动的声音。
当年,张老师年有四十,育有四个孩子,二男二女,双双对对。在别人眼里,她不只有四个孩子,而是36个孩子。她把4K班的32名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他对所有学生都一视同仁。她提倡:同是一家工厂制造的产品应享有相同的待遇。工厂代表张老师本人,产品为4K班的同学们。若有同学犯错,老师都会依照错误的严重性给予我们惩罚,每个人亦是如此。即使是张老师的侄女忘了带华文课本,老师一样赏她五碟炒果条。当然,考试成绩优异的同学也会得到老师的奖赏。张老师的奖励方式煞是有趣。番薯就是她给学生的奖励。凡考获八十分以上的同学都能享用张老师亲自蒸的番薯。老师的生活简直就是与番薯息息相关。
与张老师相处久后的学生才不至于被她的外表给矇骗。大家都会知道张老师其实是只母老虎,并不是只病猫。虽然如此,她还是能在我们班博得全班人的爱戴。大家对她是又爱又怕。对我而言,张老师越是凶悍,我越是欣赏她。她的凶悍给我种莫名的安全感。那种凶悍就像是一道围墙保护着你。一旦被同学欺负,张老师是最好的挡箭牌,使出张老师的大姓,那些欺负你的人不得不对你磕头道歉。但某些时候,她的凶悍却让我感到恐慌。当她的凶悍作用在我身上时,会令我感到有如几万颗子弹打在自己的身上,简直让我浑身不自在。
在授课方面,张老师采用的教学方式更是让人不得不敬佩她。如今,我依稀记得张老师教导《参观动物园》这篇课文的场景。她把课文出现过的9种动物,无论是陆地上行走的或是水中游的,都能模仿这些动物的叫声,如同口技演员在台前表演。她不曾让整个课堂变得沉闷,一发现有同学欲到周公府去,不用几秒钟的工夫,她就会立即改变授课方式,让同学们“起死回生”。
每接近放学时间,张老师都会准时地在课室门口等候同学们排好队,并带着同学们往大门的方向走去。与其他班级不同的是,其他同学都是各自成群结队走到门口,而这种“母鸡带小鸡”的场景只在我们班出现。张老师也不曾缺席任何一天的送行活动。即使有再多的作业尚未批改、再多的教案还没填好、再多的资料还没输入完毕,她都会在班外准时报到。虽然嘴里每次都叽里呱啦地碎碎念,抱怨有如山高的作业未批改完毕,但送我们回家的任务从未被批改成堆的作业或其他琐碎事物给取代。张老师总要目送全部同学被各自的家长接走,她才放心离开。
也许一般老师会认为只要把学生教好,让学生在考试时获A等,那就是一名成功的老师了。张老师对“成功教师”的观点不同,她教出来的学生并不个个都获取A等的成绩,但被她教过的学生态度都A等。张老师坚决认为:并不是考获优等的学生都是好学生,成绩不代表什么,态度才是最重要的。我亦是这么认为。
张老师值得让人欣赏不是她所教出来的优异学生有多寡,而是在于她那独特般的授课方式、对待学生的方式,及她能给予每个学生像妈妈般的爱。她对学生的凶悍是她表现爱的一种方式,只有深入了解她的人才能体会这种独特的爱。

陳芷珊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1. Fongtf

    充满趣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