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生命的导师--惦念陳順福校長》徐凌慧

在老旧的默迪卡运动场,两千名学生在宽阔的草地上拼字,当字板拼出倒数的字样——10,9,8,7,6,5,4,3,2,1,0后,瞬间再拼出100时,全体学生大声喊出“中华生日快乐”,现场播出了悦耳的生日歌。吉隆坡中华独中,终于走到一百年,一个世纪了!此时此刻,我想起了一个人——陈顺福老校长,不禁热泪盈眶…… 2015年8月上旬,学校即将庆祝教师节。校园内不断播放着感恩的歌曲,学生更透过广播表达对老师的感谢,大家的心情是欢悦的,师生们都期待教师节的到来。7月30日,教师节的前几天,一位同事神色凝重地对我说:“老校长走了。”我当时如遭雷击,这个消息让我几乎昏厥。我最敬爱的老校长,不是正在为四年后的百年校庆而精神抖擞地策划着吗?即使已经离开中华,他依然牵挂着自己打造出来的教育堡垒。他多么期待看到中华迎来一百年,他是推动中华蓬勃发展的大功臣,他是中华校史的见证人,中华一百年校庆,怎么可以少了这个重要的人物?可是,为什么他等不到这一天就撒手人寰了?我的心抽痛着,眼泪簌簌落下…… 那一年的教师节,所有的庆祝节目全都取消了,学生们只为老师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我食不下咽,这是最悲伤的教师节。老校长骤然离世,凝聚了无数校友的力量,在隆中华的大礼堂为他筹办了一个隆重的丧礼。前来吊丧的人络绎不绝,甚至连国外的校友都赶回来了。大家娓娓述说老校长生前的点点滴滴,说着他对中华的巨大贡献,说着他对老师的关怀照顾,说着他对学生的爱护栽培……每个人内心都充满了感恩之情。是老校长树立了一个最好的典范,让我们饮水思源,让我们回馈母校,让我们奉献社会。 出殡当天,全校师生六千多人泣送中华的第四任校长,送殡的人龙长达1公里。学生看到老师们都哭成泪人,也跟着伤心落泪。年轻的孩子对这位可敬的老人家虽感陌生,却已从师长口中听闻了老校长在中华所建立的功业,都对这位退休十多年的老校长肃然起敬。在富贵山庄诀别校长,我趴在师母的膝上泣不成声。师母一边抚摸着我的头,一边对我说:“别哭了,别哭了,他会舍不得,他真的把你当女儿一样疼着啊!”我的眼泪,顿时决堤了…… 老校长,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是他改变了我的一生。在学生时代,我对陈顺福校长充满敬畏,他犹如严师,对我的课业及学术表现要求严苛;在教学生涯里,我对陈顺福校长不再畏惧,取而代之的是尊敬与钦佩。他犹如一座大海中的灯塔,为我指引着方向。当我在工作中感到迷茫时,他为我指点迷津,让我在教育岗位上坚持至今。大学毕业后,毅然回到母校服务,转眼二十多载,虽说是感恩母校的栽培,最大的原因还是,想将老校长无怨无悔的奉献精神延续下去。也许,这是我唯一能报答他的方式吧? 犹记得中学时期,家境清寒,父亲只是一名小贩,每天在烈日下赚取蝇头小利。虽然经济拮据,父母仍然让孩子进入独中受教育,每月的学费,对父亲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负担。当老校长知悉我的家庭情况后,不但让我免付学费,举凡有奖助学金,都大力推荐我去领取。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老校长对我的爱护与栽培,于是更加努力学习,尽力考取好成绩,以免辜负他对我的期望。 高三那年,在18岁生日当天,同学们打算放学后为我庆祝一番。正当我满心欢喜时,老师却通知我去校长室一趟。校长鲜少召见学生,除非学生顽劣不堪,才会被“请”去挨鞭子。我忐忑不安地走进了校长室,只见校长坐在椅子上望着公文沉思。他见到我,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这项全国征文比赛,你去参加,明天把稿交给我。”我当时不悦地回应他:“校长,我写不出来,明天交不到给你!”校长神色俱厉地说:“交不出来,就取消你的免学费资格!”不容我辩驳,他就把我赶回去上课了。

-1-
在校长的威迫之下,我当天回家就绞尽脑汁,伏案苦写。我的18岁生日,就在稿纸上爬着格子度过了!一边虚构着小说的故事,一边暗中咒骂校长。隔天,乖乖交了稿,这件事很快就被我遗忘了,根本不奢望能得到任何奖项。几个月后,华文老师喜形于色地告知我比赛获奖的消息。在这么急促的时间内硬挤出来的作品竟会获奖,我简直难以置信。在庄严隆重的颁奖典礼上,《南洋商报》的记者还访问了我,让我喜不自禁;对校长的怨怼瞬间烟消云散,满满的感激涌上心头。要不是他对我的压迫与威胁,我就不会认真地写出一篇参赛作品;要不是他对我的肯定与信任,我就不会获得这份殊荣。因为老校长,我发挥了写作潜能;因为老校长,我才走上了创作之路。

高三毕业,前途茫茫。家庭经济状况不容许我继续升学,于是便踏出社会工作,薪金微薄。一年多后,陈校长联络上我,给我捎来一个好消息:董事部答应提供助学金,让我到台湾修读中文系,但毕业后须回母校服务。负笈宝岛,我在侨生大学先修班修读一年,并以优异成绩考上台湾师范大学。师大免学费,我顺利完成大学教育。至于那笔助学金,我虽然用不上,但依然回到母校。因为这是我对老校长的承诺——回馈母校,献身华教。 在老校长晚年,我经常探访他。有一次闲聊,校长才告诉我一个真相:董事部根本没提供任何助学金,是他要自掏腰包为我支付大学费用,让我修读中文系,以便中华有高素质的华文科老师。这个事实叫我震撼不已,也使我潸然泪下。据我所知,有许多学生都曾受过校长的恩惠,却还懵然不知,因为校长都暗中替他们解决经济问题,没想到我也如此。校长,您的赏识让我感动万分,您的栽培让我感激不尽,您的关怀让我倍觉温暖。因为有您,才有今日的我。 在我的眼中,陈顺福校长是刘邦和刘备的结合体。 1970年,在中华最艰难的时期,他毅然接下校长一职。在种种不利的因素之下,校长凭着过人的判断力,在遇到问题时当机立断,化解危机。任职期间,校长心怀韬略,运筹帷幄,不但带领中华走过低潮,更把中华塑造成国内首届一指的学府。校长与刘邦最相似的一点就是“知人善用”。刘邦深知“天下并非土地,而是人”的道理,因此他把所有人都看作宝贵的财富和资源。陈校长也非常明白,老师才是学校的宝贵资产,唯有高素质的老师,才能培育出品学兼优的学生。因此,他积极招揽教育专才,把大专毕业的校友都召回母校服务,使中华拥有了强大的教师团体。从此,中华学生不但激增,校内外考试成绩更是突飞猛进,屡创佳绩;至于对外学术比赛的表现,也让社会人士刮目相看,尤其是各项的数学比赛皆凯旋而归,为学校争取了最高的荣誉。

陈校长是个有情有义的长辈。虽然掌校责任重大,事务繁忙,但是他却不忘体恤教职员工。不论谁遇到问题,他都鼎力相助,使大家心无旁骛,一起推动学校的发展。七十年代初,中华处于飘风骤雨之际,一群老师与校长同舟共济,不离不弃,不计薪酬,咬紧牙根,竭尽所能地支持校长,决心与中华共存亡。这份情义,不正像是桃园结义的兄弟之情,手足之义吗?校长的最大魅力,来自于他对人有一颗柔软的心,把师生看得比自己更重要。为了中华,他甚至赔上了最宝贵的健康!

在中学生涯里,老校长不曾给我上过任何一堂课。然而,在我的生命里,他却一直扮演着导师这个重要的角色。饮水思源,回馈母校,是我从他身上继承的传统美德;亲力亲为,严谨慎密,是我从他身上学到的处事态度;认真尽责,勇于创新,是我从他身上证实的成功之道; 宽以待人,严以律己,是我从他身上得知的做人原则。在我的人生中,老校长对我的影响实在太深远了!

中华走到了一百年,当中的三十七年,有陈校长留下的足迹。中华长青,往后还有无数个一百年,相信老校长在天之灵,一定会好好守护着他一手打造的教育殿堂。在中华儿女的心中,都有一个永垂不朽的名字——陈顺福!

徐凌慧
吉隆坡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1. TAN SUI GEOK

    祝福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