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我的兩個最》陳泳伈

我时常想不明白,明明我的马来文弱到选择题出50题选择题我可以利落地错25题的地步,怎么六年级考UPSR那时糊里糊涂地马来文就考到A了,而且是两张试卷都A。为此我还经常被我姐姐嘲笑说我贿赂考官,偷偷在考卷中夹了50块钱之类的,总之就是在讽刺我以我的马来文水平考到A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但我确实做到了,追溯回我小学时的回忆,我能想到的最大功臣就是我三年级那年的马来文老师——Cikgu Fatimah。 我马来文那差劲的水平似乎是从很小就注定的了,因为在小学一年级那么简单的马来文试卷,出题大概也只问saya,awak 等再基本不过的问题,我拿了80分。本来我是还蛮沾沾自喜的,但很快我就发现四周的朋友分数都是从95起跳的,班上平均分大概是90,而我,远低于平均。那之后我认清自己的马来文程度,也不是没有尝试过要努力,只是就是学不进脑,一看到那么多不认识的字排成了一篇长长的文章,光是查字典就能耗掉我一天的时间,就算知道了单字个别的意思,读起文章也是一知半解,所以渐渐地我也就放弃马来文这科了。这种颓废的心态一直持续到三年级我遇上了cikgu Fatimah那年。 对于cikgu Fatimah我早有耳闻,毕竟她是我就读的华文小学里寥寥的几位马来教师之一。所以一开始知道自己的马来文科老师是她时,我心里是绝望的,因为本来就学不会的科目可能要连听都听不懂了。抱着这种心情,第一次上cikgu Fatimah的课时,我是心不在焉的。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上了一堂课后,我的精神反而饱满了!Cikgu Fatimah是一位特别和蔼的老师,她上课时不止幽默风趣,能把学生的注意力都吸引住,而且她还会选用简单易懂的马来文单词来向我们讲解,就连我这种马来文渣渣都能够吸收她讲解的内容。那是第一次,我重新定义了我对马来文的理解。 之后的每一堂马来文课都维持着一贯的有趣,慢慢地我感觉自己的马来文也在进步,但之前对马来文这科的不重视让我这科语文科丧失基础,就算重新开始认真学习也慢了别人一大截,还是属于班上马来文最弱的那一批人。我以为一般情况下,科任老师会比较喜欢那些各科成绩特别好的同学,cikgu Fatimah却特别关心我们这批马来文差生。她时常微笑着鼓励我,告诉我只要再努力一点一定可以考到理想的成绩,我在不知不觉也受到了她的鼓舞,变得更加努力。 努力的成果我很快就验收到了。在3年级第一次考试中,我的马来文考到了98分,难以置信的高分。当时分完考卷后,我沉浸在不可思议的情绪中,更大的惊喜却还在后头。Cikgu Fatimah在前面宣布要给那些考得特别好和进步特别大的人小礼物,我心里暗搓搓地觉得那个人是我,但当她真正念到我名字的时候,原本心里那些紧张激动的感觉都悄然消失了。我走到前面,cikgu Fatimah 的身旁,迎着她温和的笑容,取了一个小小的铅笔形状的夹子。那是我努力的奖励,我看着那小小的夹子,却感觉捧着的是感动和自豪。那次之后,我更认真上马来文课,cikgu Fatimah也悄悄成为了我心目中最喜爱的老师。 离别的时刻是猝不及防的,3年级下半年,cikgu Fatimah 荣休了。平时注意力集中在她上课时的专注模样,忽略了其实她也已经到了要退休的年龄了。在欢送cikgu Fatimah那一天,我排在一群等着送礼的学生后面,等待着自己的顺序,轮到我的那一刻,我把精心包装好的礼物递给她。她还是和平常一样,那么温和地笑着,笑着接过我手上的礼物,笑着和我握手,笑着凑近我说,UPSR要考7科A哦。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的我对着她的笑,却只有想哭的冲动,我含糊地答应她,急于离开,因为怕眼眶开始泛湿,会忍不住在众人面前落泪。 之后的日子具体我也忘了是怎么学马来文了,只知道最后的最后在UPSR中我的两科马来文都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可惜的是华语作文翻船,还是没有达到与cikgu Fatimah的约定。回想起来,她带给我的也不只是UPSR那两科A而已,还重新点燃了我对马来文的学习欲望,虽然现在还是不能很好地掌握这一科,但至少不会再放弃了。感谢我的马来文启蒙老师,引导我让我能更好地学习,往后的那些年我都会永远铭记您对我的恩惠。

陳泳伈
柔佛

This Post Has 2 Comments

  1. tankl

    亲爱的女儿,你很棒!

  2. Tengteng

    文章内容发自肺腑,很让有共鸣的人触动心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