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错了,又何妨呢?》陈淑桦

“戏剧教学不仅能让学生以更轻松的方式学习英文,也能让学生们更有自信地使用英文。我的分享到此。谢谢。”语毕,掌声响起,让我的心在这冷飕飕的异国冬天,温暖了起来。观众的微笑及掌声给了我最大的肯定。小小的舞台前,零零散散地站了上百人,肤色、国籍、职业、年龄各异。这是一个国际性户外小型论坛,虽不是什么大型论坛,却让我的心情相当地澎湃。若干年前,我从没想过,我能站在一个国际舞台上,以英语与大家分享英文教学心得下台的那一瞬间,除了在内心嘉许自己的勇气和自信,我还想到了她——H老师,一名在师范学院执教的讲师。
十年前,中五毕业,对于未来的憧憬,虽忐忑,却充满了期待。美好的象牙塔梦不知在脑海中闪过了多少回。然而,当我收到师训学院录取通知单时,本是怡悦的心,顿时一沉,只因通知单上狠狠地写着“英文系”,这和我所申请的科系风马牛不相及。从小学到中学,我在英文的表现可谓差强人意。书写英文尚可,但,一开口,可恶的福州式英语及乱七八糟的发音总是让人汗颜。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当时的我深深地认为,我若真当上英文老师,怕是要误人子弟了。无奈,硬着头皮,还是到了师训学院,怀着赌一把的心态,想说也许有机会转系,勉勉强强地报到了。事与愿违,转系一事,当然不成。既来之,则安之,最后我选择留在师训学院,继续在英文系苦撑。
上了几堂课,就发现,我的英文程度和班上大部分同学果然隔着鸿沟。部分同学的母语为英语,有很深厚的英文基础,相较之下,我这岌岌可危的英文基础,根本搬不上台面。深奥的词汇、复杂的语法、含蓄的英文文学总是把我弄得一头雾水。上课时,讲师要求我们必须以英文沟通。起初,我还愿意艰难地强迫自己用零零碎碎的英文沟通,但是,我总觉得我说出来的英语总是丢人现眼,而这种心态逐渐吞噬我想学习的心。于是,我选择保持了沉默,因为只有沉默才能让我不必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弱点。而我的沉默,却引起了H老师的注意。起初,我对H老师的印象并不是特别正面。第一次上她的课,除了被她标准的英语所惊艳之外,便无其他。反之,她说话的语气、她的强势、她的眼神,分分钟钟让人窒息。
H老师对我的沉默寡言很不认同,为“强迫”我开口说英文,时常在课堂上点名我回答,但是,更多时候,我选择回答,“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并没有因为她的“特别照顾”而感到感激,反之,我觉得她的特意点名,让我无地自容,这让我对她仅存的好感也一点一点地被剥夺了,心里也越来越抗拒上她的课。而其实我也经常瞥见她对我失望,甚至是不满的眼神。这也让我更加确认,我俩注定不咬弦,对她的偏见也越见越深,良好的师生关系似乎不可能在我俩身上发生。
一日,在图书馆内和H老师遇上了,我礼貌性地和她请了安后,本想转身到别处,却被她叫住了,让我坐到她旁边。带着一千个不愿意却不敢忤逆的心,我坐到了她旁边。
“你想要沉默到什么时候呢?”她劈头就问。我不语。
“你是觉得自己英文差,怕说错话是吧?”我微笑,默认。
“错了,又何妨呢?”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望了她一眼,从她不薄的镜片后,看到了她真诚的双眼。我心一颤,仿佛被她点了穴。我是在什么情况下离开了图书馆,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错了,又何妨呢?”这句话,不断在我脑海中盘旋。对呀,错了,然后呢?说错话了,又何妨呢?读错音了,那又怎样呢?我不断地问自己,整理好思绪后,我的心里有了答案。
往后的学习生涯,我撇弃了“丢人现眼”这四个字。我开始强迫自己在课堂上积极参与讨论。一开始时,我确实是对我自己的破英文不敢恭维。用错词汇,颠三倒四的语法,错得离谱的读音让我在课堂上闹了不少笑话,但是又何妨呢?同学们笑一笑,沉闷的课也变得有趣。当时,我就是那么安慰我自己的。那一句,“错了,又何妨呢?”就像是一直强心针,让我毫无忌惮地使用英文。H老师似乎察觉了我的变化,在班上幽幽地说了句,“每个人都是从错误中成长的。”她没指名道姓,我却可以十分肯定,这句话是对我说的,一句简单的话,对我而言,却是一个极大的鼓励。过后,我也发现,使用了上百回、上千回的破英文后,我的英语能力似乎进步了不少。我不再抗拒英语,反之,还渐渐地喜欢上英语,也渐渐地喜欢上了她的课。
连续好几个学期,我们的指导讲师名单里都少不了H老师的名字。我也逐渐习惯了在班上常被点名回答问题。我对自己的回答愈来愈自信,就算答错了,我也觉得无妨。“错了,又何妨呢?”这句话已在我心中扎根,亦是我开口说英语时自信的源头。情况一直维持了两年多,我愕然发现,她已经不常在班上点我名字了,原因是我已可以主动举手回答。她也曾说过:“你成长了”。我虽莞尔,心中却是大喜。
毕业前夕,H老师邀请我们到她家聚餐,看她亲手准备了许多菜肴,心中满是感动。我也趁机,和她说了声,“谢谢您,老师。”心中对她千万句感激的话语,被我缩成短短的几个字,因为我知道,若要细数我对她的感激,怕是得聊上数个小时了。她只是微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成功克服了自己的障碍。”
错了,又何妨呢?就是那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得以突破自己,挑战自己。年复一年,那句话已经在我心中扎了根。我很庆幸我能遇见她,也很自豪自己没有忘记她对我的指点。现在的我,我不敢说我能说得一口标准的英语,但,至少,我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很有自信地在说英语。无论是面对学生,抑或是面对老师,甚至是面对外国人,我都能胸有成竹。我也一直用这个经历,不断地激励学生们勇敢开口说英语。我希望有朝一日,也有那么一个学生说,因为我的一句,“错了,又何妨?”而改变自己学习的心态,不畏从错误中学习。
H老师对我的关爱谈不上轰轰烈烈,犹如蜻蜓点水。而这轻轻一点,却点到心坎里去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在我心田种下了自信的玫瑰。如果说有没有那么一位老师,是值得我花时间,提笔称颂的,那么我想说的就是她——H 老师。谢谢您,老师。

陳淑樺
砂拉越詩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