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森林与森林》鄭詩儐

今年大年初十,我和外子手捧着柑,齐齐跪在父母膝前道吉祥话。这是外子的第一次。父母不忘给予我们祝福和叮咛,要我们生活和和美美,工作不忘健康。说毕,我们拥抱彼此,父母将我们轻轻扶起。尽管母亲受英语教育,却紧守上一代传承下来的习俗。

这对父母,实则是我的干爸干妈。我最初对他们的称呼是“Uncle”“老师”。相处久了,老师和她先生经常在人前说我是他们的“查某囝”,我也改口叫他们“Papa Lim”“Mama Ang”。直至去年出嫁前,我给他们敬茶;婚宴席间,家属敬酒,他们也受邀以家长身份一起上台祝酒,我也开始改口唤他们作“Papa”“Mama”。

15岁那年,我认识了老师。每次她出现的地方,一定有一群学生簇拥着她,“Puan Ang”声此起彼落。她就仿佛是我们福林园国中的大树,为这大宅子里的孩子遮风挡雨。在她手上,许多冥顽不灵的孩子开始更正自己的错误;与家庭关系淡薄疏离的孩子因为她的调节而亲子关系升温;对那些向孩子施以言语或行为暴力的父母,她疾言厉色绝不妥协;懒散且自我放逐的学生,放弃了所有科目,也会乖乖捧起她给的历史笔记来读,只是淡淡一句“我不想对不起她”;自卑或愚钝的学生也会因为她的鼓励最终不放弃自己,那些缺乏爱与关注的青少年因为有她而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原来有人在乎。马来学生、印度学生对她也是爱戴、尊敬有加的。“She changes me a lot.”我还记得那个印度大男生在说这句话时眼泛泪光。记得有一回我和学长谈起老师,他告诉我:“如果没有Puan Ang,我和我妈妈恶劣的关系是不会复原的。是她,主动找我的母亲谈话,让我这个大男生和母亲冰释前嫌,拥抱彼此,放下了多年的嫌隙。”是的,她就是我们福林园的大树。树洞里贮藏着许多她的哽咽,年轮雕刻着她数十年来用生命影响生命的故事。我和她虽更亲密,也不过是在她手上众多中的一个。

我在老师心目中是个小辣椒。她说我个子小,不起眼,却坚强不屈,一如小辣椒耐寒耐旱。她说我外表温柔却内里刚烈、倔强,自尊心强。她记得我总是背着一个沉甸甸的书包,一如小小的肩膀承载着太多责任,不仅要同时兼顾学业,带领团队,也要自理生活费,帮补家用。终于,我因为生活压力,有点撑不过来,老师劝我放下兼职,专心备考,但我没有听话。一次,老师让班长把她批改后的历史作业分发回来,我翻开来看,里边夹着一个褐色长方形信封,我打开来看,是200令吉。很快地,我心中有数,拿着信封去找老师,谢绝了她的好意。老师说:“你不要急着拒绝。先听我说。这是我和Cik Tey一人一百块钱合力给你的。你当生活费也好,补习费也好,把其他的事都放下,专心学习,好好备考。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那就当作跟我们借好了,日后有能力再还我们。这两百块对我们来说是小事,但却能给予你很大的帮助,何乐不为呢?”几次推给,我拗不过老师,只好接受。老师为了照顾我的自尊心,每个月总会把钱放在信封里,再插入作业的夹缝里,透过班长分发作业交到我手上。那么不经意,那么体贴,师恩如此深刻。我一共收了老师八个信封,直到毕业。每一个信封,对我的激励着实不小。我怀着感激及欠恩的心,努力学习,终于把平日里那些次次都考不及格的化学、物理、生物、高数,都化作优等,还收获了几科A1。成绩放榜以前,我到新山假日广场时新西饼屋打工。我努力工作,一股脑门想着存钱还钱。每次给老师打电话要约见面还钱,她总是回应:“不用,你先留着,不急不急”,便匆匆挂电。

久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藩篱竖在我们之间,上面攀藤着尴尬、羞涩、沉默,欲言又止。后来,我想通了,我是应该放下我的自尊,学习打从心底快乐地、怀抱感恩,而非欠恩的心,接受、感谢别人的帮助。即使我还了钱,也不意味着我还了人情,人情可是一辈子的事啊。而恩情与良善,若能被惦记自是欣慰,但将之传递才最可贵。于是,我告诉自己,有一天,我若有能力,也一定要帮助需要的人。至于老师的恩情,就让我用一辈子来敬她、爱她,孝顺她。随着年纪渐长,我发现,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不清不楚,难以轻易断言谁对谁更好,谁付出更多,才见情深。

就这样,我们打破了僵局,越发亲近。我也开始用心了解老师。老师在我心目中是个女超人。她从一个普通老师慢慢升任校长。这么多年,一直是副精神奕奕的样子,面对管理的挑战、教育的艰难,她都冷静处之,刚柔并济,展现出高情商与高智商。个子一样矮小的她,总是穿着高跟鞋,每天再忙也至少花个15分钟的时间,“咯噔咯噔”地穿梭在层层楼楼的廊里,巡一巡班。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患有严重性脊椎侧弯的女人所持续进行的工作状态,我从未见到她言倦、乱发脾气的时候。记得有一次,我陪她去物理治疗中心做运动,看着眼前这个左背隆起的女超人持续不间断地重复一种动作,我想着,多少年了,她终于学会如何排除一切万难,把自己的健康摆在第一位,为自己的事抽出空档。她说:“我把和家长及老师的教育及沟通看成很重要的事,因为有好的老师,有正确价值观的家长,孩子才有希望。”她说,一个良师不够,要有很多个良师,才是好的教育环境。她说我给她的每一封信,她都珍藏着。哪怕只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学生,都是她坚持下去的动力,何况她不只有一个。

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如今踏入职场的我,只要一回到新山,一定会去干妈家一趟。一呆就是一整天。吃饭、聊天、喝一杯干爸亲手为我冲泡的黑咖啡,品尝父爱的味道。他的存在,填补了许多我对父的想象与渴望。久而久之,干爸妈的亲人都知道我的存在。不论是他们在麻坡的,新加坡的,还是吉隆坡的亲戚,我都见过,也曾给两位婆婆拜年。外子也因着我的关系,多了一个家庭的疼爱与祝福。家庭群组里随时可见他们的动向。他们用这个方式欢迎我成为家庭的一员。他们常笑言我和老师除了没有血缘关系,倒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脾气、性格、想法、教育理念、教育的心、对待工作的态度、那个努力的样子,等等。而我的家人也很熟悉他们,妈妈知道干妈一家好辣,便自制辣椒酱给他们;知道小弟爱吃葱头油,若有制一定多做一罐给他;知道干妈皮肤痕痒也会送药膏过去。干妈也时常给妈妈送去她亲手栽种的蔬菜,还曾在我妈手受伤时主动带我妈去给她推荐的医生看诊。这种感觉就像“森林与森林携手,山峦与山峦连接”养护着我这颗种子,因为有着大家的爱,我茁壮长成为一棵大树。

她在我极度厌世讨厌自己时出现;她在我觉得生活是一潭死水,没有一点希望时出现;她在我情绪生活陷入低潮时出现;她在我觉得梦想家园不过是一种奢望时告诉我不要害怕,勇敢去创造自己的幸福,输到无路可退,他们就是我的后盾,让我依靠。我的每一个溃烂的伤口,每一个愈合后的伤疤,他们都看见;我的每一个幸福瞬间,外子跟我求婚的现场、出嫁时、婚宴上,他们都见证。跟着我笑,陪着我哭,从未缺席。我还记得人生中最招架不住的痛苦当下,是他们陪我一起面对,陪伴我走过阴郁。干爸用他宽大的臂膀撑着我说:“就当他是一个大石头,今天我们丢掉它,再也不回头。”上了车,干妈陪我坐在后座,把我搂进怀里,让我放声痛哭,那大概是我哭得最撕心裂肺的一次。那一天,我失去最爱,也感受最爱。他们的存在,对我来说就是光源的存在。即使我面对虚无的黑洞,也会找寻到那盏他们早已为我永远亮着的长明灯。

教育是生命影响生命,不是找寻最好的,而是把不好的变成好的,使满腹才学的有可称的素养,使怠惰的奋进,使平庸自卑的能适其性发挥所长,进而产生自信。教育是给孩子足够的平台与机会,我们做他们的光源,却不遮掩他们的光芒,让他们勇敢飞翔。我想成为这样的好老师,一如我的老师,我的干妈。

鄭詩儐
雪蘭莪

This Post Has 4 Comments

  1. Judy67677

    很感动

  2. Grace Wang

    Puan Ang 真的是学生们的大树为大家遮阳避雨,也是黑暗路上的一盏明灯。她的无私奉献与爱的教育, 得以改变很多学生的生命。
    她的精神值得延续下去来感染更多的人尤其是为人师表者,如何去帮助学生们不单只是传授知识方面, 更多的是如何用更多的爱去灌溉学生们帮助他们成长。

  3. angweewee

    感動, 感恩,

  4. moneylee

    虽然不认识这老师,但她的付出让我哭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