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天使曾经来过人间》廖羽單

在很多个傍晚,我都喜欢站在地平线上,看黄昏把影子拉长,看夕阳把小城染成暖色调。只是,当那一缕晚风吹来时,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往事。
往事不堪回首,即是指对过去的事情想起来会感到痛苦,因而不忍去回忆。我的恩师,每当想起您时,还是会忍不住流泪。即便在别人的面前强忍泪水,回到家中还是会难掩悲痛之情。您已经走了,我却还在回忆您的背影。
二月的风吹得那么无情,雨下得那么大,也带走了您。星期天的早上,我收到了同校老师的信息,赶到医院时也只看见您的最后一个微笑,您走了。抬头看向天空,看看那依旧灰淡淡的颜色,心开始变得疼痛,二月的天空究竟什么时候可以放晴,我何时才能感受到那温暖的阳光?离情愁苦是因为相聚欢乐,假如重逢有加倍的欢乐,那么我宁愿承受更大的愁苦。但,真的只是假如。尘世间的生死往往由不得我们去决定,只能看着您的背影远去,最后挥手说声再见。
逝去是如此美好。躺在褐色柔软的泥土里,小草在你头顶上摇曳,聆听着安静的沉默。没有昨天,也没有明天。忘记时间,忘记一切,享受着永恒的安宁。——奥斯卡王尔德
愿我的恩师,能像《古堡守护灵》里所写的一样。忘记时间,忘记一切,享受着永恒的安宁。或许也是我最后能给您的祝福。
一位良师,就像是一棵大树,替我们遮风挡雨;一位良师,就像是一阵海风,吹动我们理想的风帆;一位良师,就像是一滴雨露,滋润我们的心田。人的一生中会有许多良师,但我最难忘的也只有您——彭丽莲师。
初次与您相遇的时候我仅是4年级,而那时候你是我们班的班主任,负责教我们科学。小学时的我们总喜欢从别人的口中去打听某老师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是的,学生对您的评语就是很凶,很可怕。我既然相信了。多年以后,回忆起这一刻,觉得自己的想法真可笑。从一个不懂事的人口中去打听他对一个人的看法,即便他乱说我也信,因为我也只不过是个10岁的孩子。当时学长姐说的话就好像圣旨一样,什么都是对的。
年少时往往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明明遇到的是位好老师,却因她要求太严苛而觉得这个老师不好。我还记得老师您从4年级开始就一直带我们这一届一直到毕业,而我上课时的位子永远都是那一个“特别位”。是的,就是那一个距离老师近之又近的位子。说真的,以前很讨厌那一个位子,总觉得自己被老师针对,至今回想起,有些遗憾,我已没有机会坐回去那个位子了。
生死无常。
有常。
14岁的那一年,您走了,就在那一个星期天。时隔两年,思念之情依然还在,回想起您的唠叨,至今没有一个老师比得上;再回想起您的威严,总是能压制着全班。
或许有那么一刻,我也好想再听您念我一次。
在宁静的雨夜依然会想起那一刻——告诉您我小学鉴定考科学拿A时的那一刻。是啊,自小我的科学从来就不好,及格都是一个问题,但您改变了我。6年级第一次学测,我的科学只考了9分。拿到考卷时连自己都很讶异,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成绩会那么差,而发完考卷后老师也让我到办公室一趟。那时我心里已经知道要听老师的唠叨了,但结果总是那么让人出乎意料。您告诉我,其实这次的学测满分是10分,9分已经考得很好了,让我继续努力为下一次的考试奋斗。当时我真的相信了,因为考卷上并没有标明满分是多少分。第二次的学测我竟拿了98分。
而多年后再拿回那一张考卷来看,才发现满分100分的字眼已经被老师您用涂改带涂掉了。这时的第一个反应是落泪。如果您当时告诉我距离满分还有91分,或许我真的放弃了。甚至,到了现在我还记得您在小学毕业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未来的科学将越来越难,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能靠老师了。”当时没能了解这句话的含义,而当我看到了那份考卷,回想起一切的一切,把所有的线索串在一起。
明了。
你临别时的微笑,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是摄在我心的底片上,留下了永恒。我时时将它托在思念的掌心里,那形象是那么的真切,那么清晰。我们匆匆地告别,走向各自的远方,没有语言,更没有眼泪,只有永恒的思念和祝福,在彼此的心中发出深沉的共鸣。
泪水留给自己,祝福和思念留给您。
每逢清明我都会去佛堂为您祈福,希望您都能听得到我给您传的话,我一切安好,也希望您那里也一样。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看天,看雪,看季节深深的暗影。
后来我怎样了?
深受您的启发,我的科学科方面化学最为突出,参加澳洲化学鉴定考也获得了高等特优成绩。您的那一句话我至今都还记得:“没有天生就学不会的东西,只看你肯不肯努力。”是啊,努力了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成绩也可以那么好,那么突出。或许也只有遇到对的老师,才会想要这样努力吧。
“如果我走了,不要想起我。”——彭丽莲师患三个癌症去世前最后对我说的话。
后来,我才知道。
原来,生死离别这件事,无论谁都看不透。
尘世间的遇见那么平凡,但对的人,或许只有一位吧。
我们没有特别的关系,她就纯粹是我的恩师,我成长道路中最想感谢的人。

廖羽單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