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師與生,建築師與靈魂》陳茗祥

“老师”这个职业其实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风光,他们的工作是将一张张白纸填满他们毕生所学的知识,将一只只无助的羔羊带离迷途,但期间所遇见的困难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当白纸开始莫名地写满了粗言秽语,当一个个灵魂堕落成了恶灵,这个时候老师就必须要负起责任来将他们引回正轨了。每个人一定都有几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我很惭愧地只记得一个,作风独具一格的又影响了我一生的,灵魂导师。
仍记得自己在家乡念小学时,自己并没有现在这么乖巧,用十恶不赦来形容也不为过,破坏公物,斗殴,逃课,对师长不敬等等等等的恶习我都染上了。我并不爱说话,也不必说什么,因为小学是不会把学生给开除的,只会让学生转到别的学校去,深知这一点的我肆无忌惮地在学校掀起无数场腥风血雨。老师校长们都拿我没办法,由于一直联络不上家长的缘故,所以他们也找不到什么整治我的好方法。家访?家里只有一个女佣,只要跟她说别多管闲事就完事了,至于家长去哪儿了?他们总是出差,基本上几个月才联系的上那么几次,所以基本上找家长面谈也是免谈的。
当初我认为自己会如此浑浑噩噩地度过整个小学生涯,当时的我就读五年级,再混个多一年毕业就完事了,哪知道那个改变我一生的人,就这么突然出现了。由于当时中文老师的离职使得班上中文老师的位置出现了空缺,校方就安排了一个新上任的老师来填补空缺,这老师什么都不太引人注目,但他有个十分特别的名字——袁芬莱,他曾允许过我们称他为“缘分来”,但调皮的我们依旧把他的名字改得更加特别了,叫“猿粪来”。
他的出现曾经令我困扰了一段时间,他上课时风趣幽默使得他成功拉拢了全班同学的人心,只要我上课顶撞他的时候同学们就会袒护他,令当时的我深感难受。再后来的时候我就决定不去上学了,毕竟缘分这种东西是不能强求的,所以我没说什么,天天都翘课去游戏厅玩耍,纵使外边的大人们都用十分怪异的眼神看我,我也并不是很在乎,毕竟快乐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呢?
事情就这么发生在我连续逃课的三天之后,我再次出现在了商场里的游戏厅,正当我拿着机关枪与怪物们鏖战时,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一个人去柜台换取游戏代币的身影,正当我不以为意地继续沉浸在虚拟世界里时,“您的同伴已加入游戏”的字样映入眼帘,我看了看我身边,居然是那个自己最讨厌最痛恨的身影,我正想丢下游戏逃走,但他充满威慑力的手抓着了我的肩膀,他刘海中藏着的眼睛露出凶光,但依然用温柔的语气要求我一起玩下去,惊魂未定的我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能被他拖着继续玩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可以在和一个我最讨厌的人玩的同时,毫无顾忌地展颜欢笑,也许是那时的我已经兴奋地忘了装出生气的表情吧,比较我从来没有玩得那么久还没续过费,因为他的技术实在是过于高超,导致我连“游戏结束”和“失败”这两字都忘了怎么写了。
过了半个小时,游戏终于在我的失误中结束,我的思绪被拉回现实,板着脸告诉他想带我回学校就带,反正我也没什么东西在乎的了。他只告诉了我,人的一生不可能永远孤独,不可能一生都坏,更不可能一生都毫无作为,世界很大,我们都很渺小,即便一个人再渺小,都会有自己存在的价值,而他作为“老师”的价值便是将误入迷途的我们带回正轨,将我们的灵魂雕刻的富有价值。而人生就是一张答卷,走的越多,纸上拥有的便会越多。
我那个时候已经忘了他是怎么把我带回学校的了,我也忘了他是怎么帮我跟校长求情的,也忘了,那句话怎么影响了我,怎么让我主动拿着笔记本去办公室找他补习,更忘了他那时是如何让我走向文字这条不归路了。也许不是每个英雄都围着披风,有些英雄穿着简朴的衬衫和长裤,还有一双发亮的皮鞋。也许不是每个英雄都流芳百世,但有些英雄会制造出更强大的英雄。
也许好景注定不得长久,他当了三个月的教师便辞职了,具体的辞职原因无人能晓,也许英雄不一定需要留名,也不需要一个离开的理由。即便他只在我恶劣的生命里出现了短短的三个月,我也会永远记得这个不顾一切将学生的灵魂雕刻成形的建筑师。也依稀记得在那件事的三年之后的某天,我在家乡的街上遇见了他,然后在绚丽的晚霞之下,聊了那么几句的天。
“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伙伴和存在价值了么?”他微笑着问道,眼睛依旧眯成一条直线,只不过现在伴随了些许的皱纹。
“已经找到了,不需要老师您操心了,您说得对,人生路上不可能永远孤独,我这个拙劣的灵魂早已被您雕刻得完美无瑕。”我望着天空,随意说道。
“哈哈哈,看来你也长大了呢!以后一起出去喝茶吧!顺道给我说说你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他笑道,反映在他脸上的阳光将他衬托得更加爽朗了。
“好的,谢谢您,老师。”我说道,那句谢谢里藏的含义其实很深很深,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发现吧。一个人的灵魂不会永远腐烂,只不过灵魂还没遇上一个,简朴的建筑师。

陳茗祥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1. Joann

    居銮中华中学高一文一陈茗祥,请大家多多支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