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老師》伍小蘭

曾经在一间非盈利机构工作过。任务包括替残障朋友们找工作, 很多残障朋友的学历都不高,找工作有点困难。

问过很多残障朋友:“为什么这么早就辍学?”

“因为老师看不起我!同学排挤我!”

也有很多朋友问我:“是什么促使妳这么好学呢?”

因为,那段在学校学习的岁月,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在11月大的时候患上小儿麻痹症,双脚就这样的瘫痪了。在别人认为是无忧无虑,嬉笑追逐的岁月里,我是在地上爬行着度过的。

我5岁那年,父母东拼西凑,集了一点钱,让四姑带我到中国去医病。经过15个月的医治,我奇迹似的能站起来,开始走路了。虽然走得一跛一拐,但,毕竟能自己自由行动了。那位主治医生告诉四姑,如果继续医治多一两年,应该会基本上复原。

那年代,是不能随意到中国去的,就算是医病,条条规规也非常的多。最后一次申请延长签证时,政府不批准。理由是,我已经快7岁了,该回来上课了。

回国后不久,父母开始张罗我入学的事。因为到中国治病,我错过了进幼稚园的机会。除了自己的名字和几个简单的词,我几乎不认识字。本来校方让我和没上过幼稚园的孩子同班,可是父母希望我和一位邻居的孩子同班,就向校长提出了特别要求。

校长同意了。父母还特地到学校见我一年级的级任老师,向她介绍我的情况,请她关照我一下。

第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我考了第39名。把成绩单交给父母签名时,母亲忧虑的问:“怎么考得这么糟?”

我天真的回答说:“还有人考51名呢!” 班上一共有51名学生。

父母到学校向老师了解我的情况。老师安慰他们说,我的同班同学都上过幼稚园,基本算写都没问题,而我什么也不会,需要一点时间学习。

从那时开始,每天晚上,晚饭过后,父母和四姑都会帮我复习功课。

虽然我行动不便,老师并没有给我特别的关注。好的夸奖,错了惩罚,和其他同学一样。我和同学一起学习,一起嬉笑游戏,甚至耍闹打架,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唯一的一点是,耍闹打架的话,我常常打输。因为站不稳,别人一推,我就跌倒了。但我很快的就学会了,要打架的话,得选在教室里。教室里有很多桌椅,要跌倒的话,可以扶一扶桌椅,就可以站稳,继续打了。

老师静静的观察,不瘟不火的教课。

第二个学期期末考试,我考了第9名。父母很高兴,父亲买下了一整套三国演义连环图书给我,作为奖品。

每次考试过后,老师都会宣布考第一名至第三名同学的名字。然后,她会派奖品。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是一个个小小的橡皮擦。那是一个个不同颜色,透明,有香味的橡皮擦。在那物质缺乏的岁月里,对小孩子,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70年代的教育制度不仅仅是知识的学习,也包括了体育。每次考试,除了笔试之外,也需要考体育。每个小学生需要在指定的时间内跑完跑道,跳高,跨栏等等。算总考分时,体育也占一科。

我行动不便,没法跑,只能走,更不要说跳高和跨栏。每次考体育时,体育老师都不会为难我,只是打上60分,刚好及格。

由于体育一科只有60分,就算其他每科我都考到90多分,还是没法和别的同学竞争。这一点让我很颓丧。但老师从来没有强调过这一点,她甚至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是残障的。只要有人考100分,不论是哪一科,她都会在全班同学面前宣布,并让那位同学站起来,让全班鼓掌喝彩。

渐渐地,考100分,成了我的目标。再渐渐的,考第三名,成了我每天的梦想,每天学习的动力!

我的两条腿左右粗细不一样,右腿比较正常,左腿不但细小,还软绵绵无力。校服是母亲做的,父母一方面担心同学们会嘲笑我的双腿不一样,另一方面也怕我的双腿会冷,向校长申请让我穿长裤上学。没想到的是,小学生上学,男的都穿短裤,女的都穿裙子,只有我一个穿长裤,就显得格外显眼。

刚开始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对我走路的方式感到非常奇怪。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模仿我走路的样子,让大家哄堂大笑。幼小的我,常常感到很难过,不知如何应对。老师发现了,摸着我的头,和蔼的说:“小兰,不要介意!大家会注意妳,是因为妳很特出!”
特出?我一脸茫然的看着老师。“对啊!妳虽然行动不便,可是功课好,品格好,怎么不特出呢?”

噢!我开心的笑了。

多年后,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在巴士站遇见一位残障朋友。那位残障朋友看看我,问我说:“妳在这附近工作吗?”

“是啊!我在xx 街 xx 银行工作。” “我也在 xx 街工作。可是,辞职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上班!”

“为什么辞职呢?” “因为我受不了每天很多人都对我指指点点!”

“那也没什么啊!因为我们都很特出啊!” “特出?”

“对啊!我们虽然行动不便,可是还能工作,不特出吗?” 那位残障朋友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出外的时候,因为行动不便,常常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通常会对对方笑一笑,有的人会不好意思的马上转过脸,但也有很多人会报以一笑。有的人甚至会走过来,问道:“妳一个人来吗?需要帮忙吗?”我反而因此结交了很多朋友。

三年级年终考试完后,老师陆陆续续派批改好的考卷。好几科,我都拿最高分。心里想,这次,第三名,应该会有希望吧!

老师宣布成绩的那一天,我满怀期望的等着。“第三名是xxx, 第二名xxx,第一名xxx!”

没有我!我低下了头,想哭。

老师拍完了奖品,拿起最后一块橡皮擦:“我们有一位同学,学习成绩非常好,虽然行动不便,却很努力。”老师看了看我,“小兰!这块橡皮擦送妳。相信我,总有一天,妳会考第一名的!继续加油!”

我睁大了眼,在全班同学羡慕的眼光中收下了那块橡皮擦。

隔一年,我四年级了。老师离校了,级任老师换了一位男老师。

第一学期期末试考完后,像往常一样,男老师开始宣布名次。“第三名xxx,第二名xxx,”

我低下了头,还是没有我!

突然:“第一名:伍小兰!”

我抬起头,睁大了眼,怀疑自己听错了!

男老师看着我,笑道:“小兰!恭喜妳!妳考了第一名!”

我的眼睛红了,欢悦的泪水流下了面颊。同座的同学笑道:“妳竟然高兴到哭啦?”

老师并没有骗我,我真的考了第一名!

从那以后,我常常考第一名。在我学习的路上,不管是学业上,生活里,以致现在学大提琴,学笛子,都有许许多多的老师,尽心的教导我,鼓励我。

我不是那种天资聪明的学生。相反,我的学习能力很慢。别人是举一反三,看一遍,听一遍,就学会了。我可是举三也不会反一。常常是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在别人,甚至我自己,快要放弃我的时候,突然间,上帝让我开窍了!在难以置信的眼光中,我明白了,学会了!

那块橡皮擦,我保留了很多年。每年大扫除,收拾房间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看一看。橡皮擦僵硬了,也没了香味,仍舍不得丢弃。一直到十多年前,年月悠久,橡皮擦已变成了碎块粉末,才丢了。

感谢每一位在我学习路上的老师!特别是我的第一位老师,我的启蒙老师:陈杏英老师!

伍小兰
吉隆坡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1. Voon choy tak

    文章文笔简朴,但真挚感人。那老师公平对待残障的她,一如对待正常同学。真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