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長情長信且長念》戴愛蔚

想给故人写一封很长很长的信,信中有沉默的明月光辉,有着拖沓的徐徐晚风,还有盖过流年奔跑的声音,以及踽踽而行的我。一个人融在夜色走得路会特别安静,周围的浮躁会渐渐消音,回过头来看我又走一段极长的柏油路。韶光易逝,岁月倥偬。
我还是那个我,想做一面巨大的镜子,想接纳光,想作为爱的载体,反射出温暖的光线。我的故人,你可会想要知道,那些你不曾知道,又实实在在烙印于年轮的过往呢。

借一借你的耳朵,我很想告诉你:“我是抛弃这个世界的人,这人间哪里都不会是我的归属,因为那个可以给我归属感的人死在了最深的夜,拼死挣扎还是挣脱不了顽疾般的病。于是我成了漫步的人,我漫步在方圆百里,看见一个个消逝在过往的自己。悲伤的人未必会热泪两行,心痛的人不会说自己的心难过得撕裂得快要死去。我就是这么活着的。有些人啊,他们的世界太孤独,只住得下一个人,所以外婆走了以后,我总是在最深的夜失眠,睁眼看着第一抹朝霞升起。

其实原本想称呼你为老师的,后来又想起自己不再是你的学生,思来想去竟也只有故人合适。不知道你的记忆里是否还有我的名字,毕竟我是你众多学生里那么微不足道又渺小的那个人。不记得也好,原来我便不奢望什么。那年我最亲的人沉默地离开了这人间,而我像尘埃那样不起眼,可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那个从黑暗中逆着光来到我身边的人。

我经常在想,像我这样的人终有一天会在寂寂夜色里吹起死亡的号角,我会一个人消失,没有人知道。就像我悄声无息地来,然后又默默地退场。很难过我是这么悲观的一个人,你不要觉得讨厌,我也讨厌我自己。我总是觉得自己的灵魂在涣散着,很庆幸你让我的灵魂聚集起来,是你的一句话给了我星星点点的光辉。其实你也只是简单地称赞我文章写得好,并要大家向我学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可你也从来不知道,你是第一个肯定我的人。你的一句肯定,让我找到站在这个世界的理由。而你关心的话语,会让我觉得有一个人,她的眼睛里是有我的存在的,让我无论如何都舍不下这人间。

那年毕业,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可惜那些话语消融在我的胆小懦弱里,最后只能以一个简单的拥抱剪下这离别的一幕。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又不是超级优秀的学生,所以也不指望谁能记住我,只是很遗憾没能好好道别,但最不遗憾的也是没有道别。道别是个伤感的东西,永远都是。我没有拿你的任何联系方式,但是我在我的世界里用我的方法记住了你,我不会忘了的,记忆的尽头一直都有你的一盏星火。

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你众多学生的一名,对于我来说你却是经年无法被遗忘的那个人。还是有点失落的,在自己觉得重要的人心中如此毫不起眼。直到现在,我依旧能够记得在我最难过的那些时光里,我写下的每一篇周记几乎爬满悲伤的痕迹,但是你都能慢慢读完,然后写下鼓励的话语。正是这些话在我的所有悲伤里撒上了星光,是你赐我的星光,我才能一步一步挣扎着地逃离那些捆绑我的糟糕情绪,我才能尽力地逃出来。特别喜欢你笑起来的模样,那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被你的温柔笑意温暖着。

不再是你学生的这些年,我也遇见了很多其他的老师,却从来没有人能和你的影子重叠,我知道她们都和你一样认真,可她们不会有你的温柔。我一直都记得,你温柔的模样。我也想成为一个很好的人,至少和你一样强大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一昧顽强的对抗,而是以一颗柔软的内心还有无尽的爱意。这些年我一直很认真很努力地去活,不想再成为只能躲在阴暗角落看着别人发出光的无名之辈。大概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你曾经拯救过一个人的世界,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我接受过的最大善意。很多年了,还是会想起你。还是很想你。在每一个教师节里想起你时眼眶都会发烫。

不知道你这几年又活成了什么模样,是否安康,可否快乐。希望你一直都很好。在这封写给你的长信里,想跟你分享一个我藏了很久的小回忆。那时候你是我姐姐的班主任,你并未教过我,但是我已经提前认识你了。我姐姐经常会和我提起你,说你是她最喜欢的老师,特别爱和我说你们上课的小细节,当时我就想着有一天我也想成为你的学生,就和我姐姐一样,能够被你细心教导。意外的是我竟然也有这样的福气,梦想竟也有成真的一天。只有我知道,拿到成绩单的那一天,我热泪盈眶。

这年算起是我不再是你学生的第六年。六这个数字看起来那么小,却那么遥远,带着我不知道的你的日子。听了你的话,遵从我自己的内心,以后真想成为一名出色的作家。我最近买了一本东野圭吾的书,还来不及翻阅,就想和你分享,想和你分享一切琐碎的事情,就好比今早的阳光又穿过了门外的绿色植物。人间一场,我们都是来好好生活的。我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想和你说说。想和你说的还有很多很多,故我落笔慢慢,慢过烟火,希望此信你看一个日夜,里面都是我的灵魂。

我想捣碎我所有的谢意,铺成一片片光辉,祈祷你能在所有日子里尝到一点甜。

长信长情且长念,不见不忘且长思。

末了,还想在信的尾端说一句,“我很爱你。”

如果再相逢,很想拥抱温柔的你,想给你看见发出光的我。

戴愛蔚
彭亨

Continue Reading26.《長情長信且長念》戴愛蔚

25.《嚴以律我的人》邱然

我怀念感激那些曾经恨之入骨的人。说一日为师略显客套,她教会我的东西,过程虽坎坷,却最使我受益终生。 初中三年幸甚至哉,她是我的纪律主任。初来乍到的我也从学长的口中听出了端倪。 不是善茬。 她个子不高,穿衣吃饭一板一眼,一切循规蹈矩。在她的生活方式里触犯纪律从不被允许。举个例子——在她的严格管理下,学生不守纪这等事怕也没有例子可举。 几乎从一起床就活在她的鞭策之中。赖床是没有的,并非一早起床就精神百倍,怕只是我们想赖都不敢罢。 学校有一条优良传统——叠被。 这是我整个初中生涯的噩梦。 和普通的叠被不同,整理床铺的过程,在学校被称为内务;一床整齐的被子,被我们称作“豆腐块”。这是清末由袁世凯对军队要求,后延续至黄埔军校,再由现今的中国军队发扬光大的。平常人整理床铺,也就是将被子对折几次成一个扁平布面,几秒便搞定。而我们则截然不同,无论春秋寒暑,都必须将被子叠成像豆腐块一样的正方体。这规定从第一届学长的年代便传了下来,并被这位尽职尽责的纪律主任坚持着。 叠好这样的被子不容易。 首先将被面铺平,边角对齐,不能有皱褶。再将其向中对折三次,手要伸到折痕处把折到里边的褶抹平。正面后面和两个侧面,要压出六条中心线,两手以刀型把折叠处抠出角来,再将多余的皱褶藏在弯角内,使被子的六面都呈九十度的立体方块状。这样一叠就是十多分钟,要赶在出操跑步前洗漱换衣,赖床就是个妄想。 平四方侧八角,苍蝇飞上去劈叉,蚊子飞上去打滑。这就是标准。 被子既然叠了,理所当然就要检查。为了把内务提升到一定境界,那位纪律主任是不在乎花费时间挨个寝室去检查的。为长久计,她特地挑选了几个被子叠得很好的同学,每日轮班检查。按照打分的高低兼以不同轻重的惩罚措施。 诸如跑步跳绳仰卧起坐,屡教不改者就会得到她的悉心指导,让你在所有人都去午休之后和被子纠缠搏斗一番。 我就曾被她罚过最惨绝人寰的一次。 也许是因为被子不够完美的缘故,抑或是被子有了自己的想法,因而隐藏起我所赋予它的棱角。佛系的像个刚出炉的面包,和标准中那有棱有角的豆腐块相差甚远,难入她眼。 “你过来!”在所有人都去吃晚饭的当儿,她叫住我。 没好事,听她语气我早有预料。不过是罚上几十个蹲起,几百个跳绳或四百米。 她以一个风平浪静的表情说了一句海啸般的话。 “内务不合格,去跑圈。” 若说跑步我是不怕的。关键在于,她说跑,可没说什么时候停。 夕阳西下倦鸟归巢,灯火初明炊烟袅袅,岁月静好的美景下,我没有尽头的绕着操场跑。她喊停时天色已暗,晚自习已经开始了。我回到食堂去,嚼着早已冷掉的饭菜,好生委屈。 我对她是有意见的,所有人对她都有着深深的怨念,被强制备考不能碰手机的我们没有发帖撰檄以平心头怒恨的权利,只能把不满都掖藏着吞进肚里,日复一日与被子搏斗,纠缠不休。 我每天起床叠被时常想,这样的要求规定,意义何在?我并不能理解这样枯燥乏味的规定为何会存在于我的生活里,不过是个动作而已,又是为什么被她执着地执行? 初中生涯如白驹过隙,九百多个日子被整整齐齐叠进了被子里。告别了校园,告别了那个严格的纪律主任。让我没有预料到的,是没有和豆腐块告别。这个习惯我一直坚持着,带到了我的高中生活。 换一个地方,就容易想起旧事。我时常想起那段日子纪律主任检查内务的样子,也时常想起我不知第几次因为内务不合格被她严肃的训话和惩罚。我还时常拿出从前的学生手册,翻开关于内务要求的内容看一看。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她总拿这句话来鞭策我们,这就是她如此严苛的关键所在。 若问我有没有一位良师在我的生命中出现,我会说是她。初中三年,她看起来并没有教我什么看得见的东西,充其量也就是教我叠了一个好看的被子。可我最清楚她教了我什么。 记得她总说,内务,兼容了为人处世的道理。叠被亦是叠心。莫小看生活中闲杂小事,这都是看出一个人是否拥有良好素质的关键。细节最能体现人的品格。 可以说,她锻炼了我的毅力,培养了我谨慎的态度。一个有足够耐心去完成小事的人,也一定有魄力去干惊天动地的大事。 至于那些受过的惩罚,不能完全说没有意义,各人对体罚制度看法都不同。于我而言,既来之则悟之。所有来到我生命当中的事物,无论是非对错,总能带来成长。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当考验来临,没有道理可讲。我所能做的不过是跨过所有跨不过的坎,接受所有不能接受的事,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想起她,脑海里还是会浮现出那张望而生畏的脸。她是严师,我是被她罚得最多的学生;亦是良师,她所教会我的东西使我一生受用。曾经对她的怨念现在想起觉得可笑,如今的我也算是在成长中慢慢体会她用心的良苦了。每个人对良师的定义不同,我认为所谓良师,不只传授知识。于无字书中求学问,这样的老师,才是真正的良师。 坐在桌前温书,总有些时候会发呆犯懒。可只要侧过脸去,余光瞥见床上那方整齐的被子,我总能想起那张不苟言笑的脸 ,忽而就良心发现抖擞精神继续读书了。

邱然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Continue Reading25.《嚴以律我的人》邱然

24.《師與生,建築師與靈魂》陳茗祥

“老师”这个职业其实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风光,他们的工作是将一张张白纸填满他们毕生所学的知识,将一只只无助的羔羊带离迷途,但期间所遇见的困难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当白纸开始莫名地写满了粗言秽语,当一个个灵魂堕落成了恶灵,这个时候老师就必须要负起责任来将他们引回正轨了。每个人一定都有几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我很惭愧地只记得一个,作风独具一格的又影响了我一生的,灵魂导师。
仍记得自己在家乡念小学时,自己并没有现在这么乖巧,用十恶不赦来形容也不为过,破坏公物,斗殴,逃课,对师长不敬等等等等的恶习我都染上了。我并不爱说话,也不必说什么,因为小学是不会把学生给开除的,只会让学生转到别的学校去,深知这一点的我肆无忌惮地在学校掀起无数场腥风血雨。老师校长们都拿我没办法,由于一直联络不上家长的缘故,所以他们也找不到什么整治我的好方法。家访?家里只有一个女佣,只要跟她说别多管闲事就完事了,至于家长去哪儿了?他们总是出差,基本上几个月才联系的上那么几次,所以基本上找家长面谈也是免谈的。
当初我认为自己会如此浑浑噩噩地度过整个小学生涯,当时的我就读五年级,再混个多一年毕业就完事了,哪知道那个改变我一生的人,就这么突然出现了。由于当时中文老师的离职使得班上中文老师的位置出现了空缺,校方就安排了一个新上任的老师来填补空缺,这老师什么都不太引人注目,但他有个十分特别的名字——袁芬莱,他曾允许过我们称他为“缘分来”,但调皮的我们依旧把他的名字改得更加特别了,叫“猿粪来”。
他的出现曾经令我困扰了一段时间,他上课时风趣幽默使得他成功拉拢了全班同学的人心,只要我上课顶撞他的时候同学们就会袒护他,令当时的我深感难受。再后来的时候我就决定不去上学了,毕竟缘分这种东西是不能强求的,所以我没说什么,天天都翘课去游戏厅玩耍,纵使外边的大人们都用十分怪异的眼神看我,我也并不是很在乎,毕竟快乐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呢?
事情就这么发生在我连续逃课的三天之后,我再次出现在了商场里的游戏厅,正当我拿着机关枪与怪物们鏖战时,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一个人去柜台换取游戏代币的身影,正当我不以为意地继续沉浸在虚拟世界里时,“您的同伴已加入游戏”的字样映入眼帘,我看了看我身边,居然是那个自己最讨厌最痛恨的身影,我正想丢下游戏逃走,但他充满威慑力的手抓着了我的肩膀,他刘海中藏着的眼睛露出凶光,但依然用温柔的语气要求我一起玩下去,惊魂未定的我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能被他拖着继续玩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可以在和一个我最讨厌的人玩的同时,毫无顾忌地展颜欢笑,也许是那时的我已经兴奋地忘了装出生气的表情吧,比较我从来没有玩得那么久还没续过费,因为他的技术实在是过于高超,导致我连“游戏结束”和“失败”这两字都忘了怎么写了。
过了半个小时,游戏终于在我的失误中结束,我的思绪被拉回现实,板着脸告诉他想带我回学校就带,反正我也没什么东西在乎的了。他只告诉了我,人的一生不可能永远孤独,不可能一生都坏,更不可能一生都毫无作为,世界很大,我们都很渺小,即便一个人再渺小,都会有自己存在的价值,而他作为“老师”的价值便是将误入迷途的我们带回正轨,将我们的灵魂雕刻的富有价值。而人生就是一张答卷,走的越多,纸上拥有的便会越多。
我那个时候已经忘了他是怎么把我带回学校的了,我也忘了他是怎么帮我跟校长求情的,也忘了,那句话怎么影响了我,怎么让我主动拿着笔记本去办公室找他补习,更忘了他那时是如何让我走向文字这条不归路了。也许不是每个英雄都围着披风,有些英雄穿着简朴的衬衫和长裤,还有一双发亮的皮鞋。也许不是每个英雄都流芳百世,但有些英雄会制造出更强大的英雄。
也许好景注定不得长久,他当了三个月的教师便辞职了,具体的辞职原因无人能晓,也许英雄不一定需要留名,也不需要一个离开的理由。即便他只在我恶劣的生命里出现了短短的三个月,我也会永远记得这个不顾一切将学生的灵魂雕刻成形的建筑师。也依稀记得在那件事的三年之后的某天,我在家乡的街上遇见了他,然后在绚丽的晚霞之下,聊了那么几句的天。
“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伙伴和存在价值了么?”他微笑着问道,眼睛依旧眯成一条直线,只不过现在伴随了些许的皱纹。
“已经找到了,不需要老师您操心了,您说得对,人生路上不可能永远孤独,我这个拙劣的灵魂早已被您雕刻得完美无瑕。”我望着天空,随意说道。
“哈哈哈,看来你也长大了呢!以后一起出去喝茶吧!顺道给我说说你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他笑道,反映在他脸上的阳光将他衬托得更加爽朗了。
“好的,谢谢您,老师。”我说道,那句谢谢里藏的含义其实很深很深,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发现吧。一个人的灵魂不会永远腐烂,只不过灵魂还没遇上一个,简朴的建筑师。

陳茗祥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Continue Reading24.《師與生,建築師與靈魂》陳茗祥

23.《天使曾经来过人间》廖羽單

在很多个傍晚,我都喜欢站在地平线上,看黄昏把影子拉长,看夕阳把小城染成暖色调。只是,当那一缕晚风吹来时,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往事。
往事不堪回首,即是指对过去的事情想起来会感到痛苦,因而不忍去回忆。我的恩师,每当想起您时,还是会忍不住流泪。即便在别人的面前强忍泪水,回到家中还是会难掩悲痛之情。您已经走了,我却还在回忆您的背影。
二月的风吹得那么无情,雨下得那么大,也带走了您。星期天的早上,我收到了同校老师的信息,赶到医院时也只看见您的最后一个微笑,您走了。抬头看向天空,看看那依旧灰淡淡的颜色,心开始变得疼痛,二月的天空究竟什么时候可以放晴,我何时才能感受到那温暖的阳光?离情愁苦是因为相聚欢乐,假如重逢有加倍的欢乐,那么我宁愿承受更大的愁苦。但,真的只是假如。尘世间的生死往往由不得我们去决定,只能看着您的背影远去,最后挥手说声再见。
逝去是如此美好。躺在褐色柔软的泥土里,小草在你头顶上摇曳,聆听着安静的沉默。没有昨天,也没有明天。忘记时间,忘记一切,享受着永恒的安宁。——奥斯卡王尔德
愿我的恩师,能像《古堡守护灵》里所写的一样。忘记时间,忘记一切,享受着永恒的安宁。或许也是我最后能给您的祝福。
一位良师,就像是一棵大树,替我们遮风挡雨;一位良师,就像是一阵海风,吹动我们理想的风帆;一位良师,就像是一滴雨露,滋润我们的心田。人的一生中会有许多良师,但我最难忘的也只有您——彭丽莲师。
初次与您相遇的时候我仅是4年级,而那时候你是我们班的班主任,负责教我们科学。小学时的我们总喜欢从别人的口中去打听某老师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是的,学生对您的评语就是很凶,很可怕。我既然相信了。多年以后,回忆起这一刻,觉得自己的想法真可笑。从一个不懂事的人口中去打听他对一个人的看法,即便他乱说我也信,因为我也只不过是个10岁的孩子。当时学长姐说的话就好像圣旨一样,什么都是对的。
年少时往往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明明遇到的是位好老师,却因她要求太严苛而觉得这个老师不好。我还记得老师您从4年级开始就一直带我们这一届一直到毕业,而我上课时的位子永远都是那一个“特别位”。是的,就是那一个距离老师近之又近的位子。说真的,以前很讨厌那一个位子,总觉得自己被老师针对,至今回想起,有些遗憾,我已没有机会坐回去那个位子了。
生死无常。
有常。
14岁的那一年,您走了,就在那一个星期天。时隔两年,思念之情依然还在,回想起您的唠叨,至今没有一个老师比得上;再回想起您的威严,总是能压制着全班。
或许有那么一刻,我也好想再听您念我一次。
在宁静的雨夜依然会想起那一刻——告诉您我小学鉴定考科学拿A时的那一刻。是啊,自小我的科学从来就不好,及格都是一个问题,但您改变了我。6年级第一次学测,我的科学只考了9分。拿到考卷时连自己都很讶异,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成绩会那么差,而发完考卷后老师也让我到办公室一趟。那时我心里已经知道要听老师的唠叨了,但结果总是那么让人出乎意料。您告诉我,其实这次的学测满分是10分,9分已经考得很好了,让我继续努力为下一次的考试奋斗。当时我真的相信了,因为考卷上并没有标明满分是多少分。第二次的学测我竟拿了98分。
而多年后再拿回那一张考卷来看,才发现满分100分的字眼已经被老师您用涂改带涂掉了。这时的第一个反应是落泪。如果您当时告诉我距离满分还有91分,或许我真的放弃了。甚至,到了现在我还记得您在小学毕业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未来的科学将越来越难,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能靠老师了。”当时没能了解这句话的含义,而当我看到了那份考卷,回想起一切的一切,把所有的线索串在一起。
明了。
你临别时的微笑,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是摄在我心的底片上,留下了永恒。我时时将它托在思念的掌心里,那形象是那么的真切,那么清晰。我们匆匆地告别,走向各自的远方,没有语言,更没有眼泪,只有永恒的思念和祝福,在彼此的心中发出深沉的共鸣。
泪水留给自己,祝福和思念留给您。
每逢清明我都会去佛堂为您祈福,希望您都能听得到我给您传的话,我一切安好,也希望您那里也一样。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看天,看雪,看季节深深的暗影。
后来我怎样了?
深受您的启发,我的科学科方面化学最为突出,参加澳洲化学鉴定考也获得了高等特优成绩。您的那一句话我至今都还记得:“没有天生就学不会的东西,只看你肯不肯努力。”是啊,努力了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成绩也可以那么好,那么突出。或许也只有遇到对的老师,才会想要这样努力吧。
“如果我走了,不要想起我。”——彭丽莲师患三个癌症去世前最后对我说的话。
后来,我才知道。
原来,生死离别这件事,无论谁都看不透。
尘世间的遇见那么平凡,但对的人,或许只有一位吧。
我们没有特别的关系,她就纯粹是我的恩师,我成长道路中最想感谢的人。

廖羽單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Continue Reading23.《天使曾经来过人间》廖羽單

22.《忆师》湯文瑄

  对于在乡村长大的小孩来说,第一个老师应该都会是大自然,并在日常中觉悟。可能就是家门前的那棵老树,一看到蚂蚁成群的往家里爬,那估计是快要下雨了。也可能是附近的那条算不上河的小溪,抱颗西瓜去浸老半天,游完泳后切来吃简直可以媲美刨冰。

  但这都属于爷爷奶奶那一代的记忆了,如果问他们印象里对哪位老师印象深刻,答案 肯定是:“我们那个时候啊家里穷,哪里有什么机会读书,还不是老早就辍学,出来社会打工。噢,我倒是很记得小学里那个和我一起……”诸如此类的回答,语末肯定还劝你要专心读书,否则就会像他们一样到社会打滚后书到用时方恨少,你应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只有不断努力才能有未来云云的话。

  可不是吗?我还没上幼稚园前就被送去英语补习班,刚上了幼稚园就被送去音乐中心学钢琴,再稍大一些接踵而来的学前补习班简直让人抓狂。基于看到老师就等于看到作业的心态,在街上碰见老师我恨不得掉头走,但是为了心底的良心,也只好乖乖的和老师请了个安,然后打着哈哈应付老师的那句“作业写得怎么样了”。鬼知道写得怎么样,我连看都没看过它长什么样呢。

  但这都属于小时候的事情了,如果问我印象里对哪位老师印象深刻,答案会是我的小学班导。我想,用小学那篇众所周知的作文《我最尊敬的老师》就能塑造她的形象。你只要将作文里的和蔼可亲温柔耐心,全都倒过来就对了。

  开学第一天,当家长都还在门外看着自家小朋友的时候,她望着我的眼睛,字正腔圆地说:“你们现在已经三年级了,应该懂得听老师的话。如果你们做错了,我不管你是谁,跟着班规罚,没有人例外。”冲着她这句话,班上大致上秩序都不错。然而,让我印象深刻之二的是,她竟然要求我们每一天都带着那本等于我五六本作业厚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到校。不带者后果自负。后果不怎么样,就是被罚抄一篇作文,不长不选,抄了后还被随机问了读后感。回答不出来吗?没关系,老师的范文多的是,保证你天天拎着词典像拎爱马仕一样的到校。(那时候班上流行用布缝制词典“套”, 还有两个带能挂在手上的)对于我这种常惹老师生气的屁孩,只能在抄作文的同时找乐趣了。有时候发觉作文语句不通顺,还改编了别人的作文,以至于别人一个小时就能解决的罚抄,我可以拖一整晚。

  很多时候,她总在上课中途要求我们拿出词典找读音、找词汇解释、找典故。当时每个同学都很积极地翻词典,好像参加了找词大赛一样,谁能最快的找到词汇,或者是找过最多的词汇的人就是赢家。所以,每当我不想听课的时候就会翻词典,看又双最聂,看魅魁烟烟。无聊的时候就把词典里的更仆难数当格林看。现在看来,这应该是奠基我对中文兴趣的开始。

  我偶尔少写了一页作业,这竟然足以兑换一篇作文。她还不时以题数定义作文数,错多少题就抄多少篇。她还会用藤鞭打我们,作业错多少就打多少。所以那时大伙儿的笔盒里都备着一支浆糊,只要一看到她手上是晃着一条黄色细长物进班的时候,我们就会开始在手掌上涂上浆糊。这些种种都让我认为她是严肃且不近人情的。

  在我和她相爱相杀的同时,还是有很煽情的故事的。

  我参加了一个讲故事比赛,我选的故事题目是《青蛙的故事》,内容大概是叙述一只不自量力的青蛙想要把肚皮吹得比牛还大结果自爆了。我上台前不断和自己说:不要紧张不要慌,你不会忘词的。根据墨菲定律,我一语成谶。我清晰记得当时的我羞惭得连谢谢都顾不上地跑下台。慌乱之中,好像有个人想牵我的手但是被我用力地甩开。台下的人都看着我出丑,他们一定会取笑我的。我不是都背好了吗,怎么还会这样呢?我颤着肩膀望着地下水渍想着我完了。我三步一停顿地走回班。低着头开门时,我预想中的嘲笑却没有出现。我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被人抱在怀里。她说:“你很棒了,这么勇敢地上台,明年你一定可以更好。”周围的同学都过来拉我的手,勾我的肩膀,他们的眼神没有一丝讥笑,真诚地鼓励我。现在想起来,想必是她提前就和同学们做好思想工作了,当时的我还天真地以为自己眼光好,认识的朋友都这么好。

  有言曰:少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当时还小,不曾发现隐藏在严厉下的真心。当见过了其他人惺惺作态的慰问,便会无限怀念那用心良苦的训斥。她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毕业生,又有几个能看见她贯穿于惩罚中的用心呢?但凡我有机会回到小学,都一 定踏进我曾经最为憎恶的教师办公室。熟悉地左弯右拐到了她桌前,弯下腰轻轻地说:郭老师,我回来啦。

湯文瑄
霹靂江沙

Continue Reading22.《忆师》湯文瑄

21.《脱困良师》林暉翔

“啊!不干了!这题目怎么可能解得到!”经过一晚上的忍耐,我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出来。五根肉手指插进铁丝般的头发,根据摩擦生热定律,周围的温度瞬间升高。“不对,这种基本的课本题目我怎么可能解不到!太烦了吧!重写!”我的动作越来越迅速,像是机关枪般将数字、符号扫射在白纸上。过不久,纸张却化作雪花,随即被捏成雪球,在空中画出漂亮的抛物线,被我射进了篮筐。这动作看似没意义,但对我而言,写坏的废纸尚有发泄之用,愤怒的情绪也平息了少许。
放弃了吧,我告诉自己。把烦人的数学课本合上,散乱的文具回归长方形大盒子。我拿起手机,走向床头,打开网络,想看看有多少人跟我一样凄惨,被数学凌虐至凌晨三点半。“嗯?没人吗?真无趣。”正当我要关闭手机屏幕时,一个熟悉的头像出现在屏幕顶端的“在线好友”里。他名叫章振杰,是一位曾经教过我的数学老师,我心里突然有了一股欲望,想要把刚刚解不开的数学题拍下请教他。二话不说,桌灯再度被开启,调整好角度,把题目最好的一面拍下来,马上发给老师。在等候老师回复的同时,我开始回想,想起他给我的启蒙,造就了今天热爱数学的我。因此,他成为了我的良师。
初见章振杰老师,是在两年前高一的时候。那时候学校刚开学,大家也还不知道各科的科任老师是谁。在一片肃静下,走廊传来了脚步声,时重时轻,时急时缓。我心想,这老师说不定跟我们一样紧张着呢。不久,这脚步声忽然停止。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影,从形体上看,应该是男的,但是因为背光的缘故,眼睛能捕捉到的,也仅有轮廓而已。那黑影吸了一口气后,潇洒地走入班上,同学们犀利的眼光如剑刃般迅速,来来回回不知把老师的样貌特征剖析了多少遍。
章老师长相还行,有中上的等级。圆圆的鼻子上顶着一副方形的眼镜,显得瘦脸。短短的头发虽然不经梳理,但也显得大方自然。如果要说长得像哪位明星,我会说是年轻时候的沈玉琳吧。身高估计一米七,走路姿态非常潇洒,非常稳健,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整体上来说,他并不会给人一种严肃的印象,反而很亲民。而这种老师,我还真是第一次遇见呢。
“同学们,大家早上好!”老师说完,给了全班一个微笑。他的微笑,虽有些傻憨,却非常自然。班上同学纷纷放下戒心,也以礼貌的微笑回应之。就这样,大家在轻松的环境下,展开了这一段师生情缘。
跟所有数学老师一样,章老师也具备了有耐心的特质。章老师会把公式推导、定理解析都讲解一次之后,才开始带领同学们解题。但有趣的是,章老师在解题的时候,会抛下老师的形象,和我们一起思考、一起研究题目。在解不开题目的时候,章老师也会像学生一样,一边跺脚一边碎碎念,好像一个孩子得不到糖果一般,眼睛死瞪着黑板上的题目,看得我们哭笑不得。有时候,他还会化作古人,丢出一堆人生大道理,引用一些名言金句,来指导我们解题。“七步成诗,五步成尸,写了五步还解不开的题目,无须纠结,请君进阶至下一题。”“回头是岸,这一题解不开,请君撕掉重做。”“有坚持就有希望,管我刚说过什么回头是岸,请君继续解就是了。”他这些幽默的话语,常把我们逗乐,数学课因此变得不一样。对我们而言,章老师就像一位朋友。他的教课方式,不会让任何人感到压力、感到害怕。这或许就是章老师跟其他老师不一样的地方吧。
我的数学成绩自初中以来,并不是班上最出色的。高一的数学课程,对他人而言甚是简单,对我而言却是困难重重。我能理解每一个公式的推导、每一种题目的解法,但真正面对小考的时候,我却不知道从何下手。满分一百的小考考卷,我连一半的分数都拿不到。甚至是在第一次大考的时候,我空了好几页的白纸,头也不抬地走出考场。后来的分数,简直惨不忍睹。我尝试改变,每一天都逼迫自己要解五十道题,以求进步。但小考的分数,却一直都没有改变,我还是突破不了自己的极限。最后,我陷入了自己的恐惧,我害怕数学、我害怕失败。
很快的,章老师察觉到了不对劲,主动找上了我。
那是一个微风清徐的下午,我一人坐在图书馆里温习数学。突然,前面的椅子被拉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前面坐下。没错,正是章老师。他看了看我正解着的题目,皱了眉头。
“这样下去,你还能撑多久?这样一个人读书,真的有用吗?既然之前一个人读书,成绩没有变好,那么何必坚持下去?从明天起,放学后来找我。有人指导你,你会进步得更快。”说完,老师就起身走了。
就这样,每一天放学后我都会留下来找老师。而老师的指导非常有效,短时间内,我又找回了对数学的热情。在留校的期间,我和老师还成为朋友。老师常常会跟我分享他念大学的经验,并说以前他也曾经像我一样,被困在自己的恐惧中。所幸那时候他的教授亲自开导他,章老师才有决心把大学念完。老师还说道,也因为如此,他才会选择当一名老师,帮助所有正在面对困难的学生。我的心里,对章老师,很感激,也很敬佩。或许未来,我也会去当老师吧。
“叮!”手机突然振动,把我拉回现实。
点开屏幕,却看到这一句话:
“明天放学后来找我,题目记得带上。”

林暉翔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Continue Reading21.《脱困良师》林暉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