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老廖》陳俐婷

初次见到老师,是在初三那年的文学奖颁奖典礼。教务处安排我们初三1的学生出席。颁奖礼还未开始前,便见一位目测身高180米,长得与憨豆先生相似的男老师,拿着麦克风便开始主持。他的声音与他高大魁梧的身材大相径庭。原以为是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嗓音,结果却是女子般的轻声细语,让我大吃一惊。转头便问朋友这长到跟憨豆先生很像的老师是谁,他说就是那位华文超强的老师,叫廖国平。

廖老师开始担任我班班导第一天,正逢开学典礼,恰巧我没能出席。前一天战战兢兢地打了一大串的信息向老师解释没能出席开学典礼的原因。半晌后老师才回覆我的信息:好。霎那间便觉得老师一定是不喜欢我,不然怎么可能只回我一个字。后来跟老师相处久了,才发现原来他说话与头顶上稀疏的白发一样精简。

老师的金钱观念与他的声线一样,将传统女性的一毛不拔发挥到淋漓尽致。校庆嘉年华时,由于档口准备的奖品不足,便打算跟老师拿筹到的钱到外购买玩偶。老师却摇头摆手说不行,任凭我们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仍无动于衷。眼见奖品越来越少了,有个男生气得直说,老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抠,连一百块都不愿意给?老师听后,不做任何解释,脸上也没浮现一丝的怒气,只是嘴里不停地说等下。

须臾,便见两个班上的同学抱着一大包的玩偶前来,嘴里直喊,老师我们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去跟你找到的赞助商拿玩偶回来了。老师这才嘴角上扬,转头跟刚刚骂他抠的男生说,好了,你们把这些玩偶拿去排好吧。听了这话,那男生神色十分尴尬,之后也没再见他说过一句对老师不尊敬的话。

上老师的课很轻松,不会有沉重的压迫感。学生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老师也只是拿藤条轻拍他的肩膀,随即双手叉腰,露出招牌式的憨豆先生表情,引得全班哄堂大笑。跟老师相处几个月后,大家都觉得老师毫无底线,无论是嘲笑老师当天穿的汉服有多难看、甚至是给老师取了花名,他也不会表现出一丝愤怒。有一次,班上一位同学见到老师,便直接拍他的肚子说,诶廖国平。当大家都觉得老师会发怒,将那同学骂得狗血淋头时,老师却只是摆出一如既往的憨豆先生表情,催他赶快去写稿。其实我自己也给老师取了个花名,叫老廖。感觉这样听起来比较顺口,但也仅在私底下与朋友谈论起他时说这个花名而已,遇到他却不敢像那同学一样直呼我给他取的花名。

第一次见到老廖发怒,是在一次征文比赛老廖将我们的稿件全部收起来后,第二天却脸色沉重地进班。当时喧闹不已的课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班上同学的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名男同学被老廖叫出去,随即便被老廖劈头盖脸的一通批评,“我说过,你们进来文科班,我从不在乎你们的程度有多弱,但我要求你们一定要靠自己的实力写稿。从网上抄来的文章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听我的话?”老廖的声量大得连隔壁班的高二文都忍不住朝我们这边往。想必是没见过老廖动这么大的怒气,下一秒便叫身边的同座一同观看这番奇景。连隔壁班在教课的老师也忍不住往我们这边张望。高一文顿时成了动物园,对面排的老师学生也纷纷出来一探究竟。

老廖往那男生手上鞭了十鞭,藤条打在手心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嗖嗖声,伴随着我们感同身受的嘶嘶声。门外的惊呼声此起彼落。老廖眼眸里透着怒气,继续窥探下去,却又带着心痛和不忍。鞭完后,老廖叫那男生站在课室外反省。上课时,他没有以往的幽默,我们也没有了以往的嬉闹,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袭来。那一天的华文节,想必是我们和老廖都最难熬的一堂课吧。不过第二天,老廖便恢复以往的模样,高一文也回到了之前的喧闹,但我们心里都明白,其实老廖也有一道不可逾越的底线。

高一时我们都巴不得挣脱老廖的枷锁。升上高二后,大家都兴奋得直说终于摆脱老廖这个抠门老翁了。新的班导进班,跟我们说老廖事前将嘉年华剩余的几百令吉转交给她,才知道原来老廖之前一直努力地找赞助,不花任何的筹款款项,就是为了让我们在今年能好过一些。刚上几堂华文课,大家便开始想念老廖的抠、顽固、幽默、善解人意。人就是如此,总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老廖可以为了学生,牺牲自己的时间帮忙。由于发生了特殊事故,我被迫从外舍搬到好友家居住一段时间。明月皎洁的夜晚,老廖驱车与另一名文科老师前来载我到好友家去。好友家在荒山野岭,地图上显示不出她的住处。我们兜了好久,结果迷路了。老廖也没抱怨,而是展现了他的幽默风趣,缓解了我们因迷路而产生的恐惧感。最后在好友爸爸特地开车出来带我们到他家后,老廖和那名男老师帮忙将行李搬至屋子,随后才驱车扬长而去。

有次老廖跟我说我在之前的一项征文比赛得奖,我不敢相信,直呼怎么可能。老廖见我不可置信的表情,笑说只要是玫瑰,总会盛开的。当天在吉隆坡领奖回着居銮的路途中,惊见副驾驶座的老廖低垂着头,打起了瞌睡。

老廖卸下了教师的衣裳,其实只不过是将近六旬的老翁。但他在为教育,为学生努力拼搏时的毅力,远比十多岁的我们坚强。明年高三,老廖将再次担任我们班班导,同时跟着我们这届毕业生退休。我与老廖的故事,未完待续。

陳俐婷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Continue Reading20.《老廖》陳俐婷

19.《我的完美教師》符和薈

  微风徐徐,天气晴朗,没有读书星期日总是美好的。眼前一栋栋的建筑物还是和四年前的一样,只不过是多了一些华丽的外表。一路上,总是传来阵阵的朗读声,进入眼帘的还是那三栋教学楼,一个大礼堂,两间幼儿园,一切都是久违了。往上的楼梯,一步步的有些战战兢兢,但我肯定她不会忘记我的,却有一丝的不确定,毕竟四年了。上面的牌匾“教师办公室”,还记得以前每次打进这里不是帮她搬作业,就是被我的“boss”图书管理员的顾问老师叫去。那时候我可是图书管理员副团长呢!一踏进去,都是与各个老师的招呼声“你是和荟啊?”“好久不见!”“现在读书怎样了?”。一路上走到她的位子,第一排一个位子,四年不见了,她还是那样,红色的上衣,旧式的短裙,坐在位子上专注的改作业,用她的专属的红笔,唯一改变是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了,那根麻辫子也多了几根银丝。

  “哈哈哈……”,那恐怖的笑声是我这辈子忘不了的,没想到我竟然也听了六年。六岁那年,我参加了“蝌蚪训练营”,那是给六岁要上一年级的小朋友参加的一个营会,那是我第一次在学校里睡觉诶。应该是那一天晚上,那个笑声,就是恶梦的开始。真没想到,一年级她就当上我的班导。还记得第一天上学的时候,还给她吓哭了呢,可能这就是阴影的威力。但在后来的相处之下,对她的敏感似乎没有那么强烈。还记得这一年,竟然给她选中当了班上的讲故事比赛的代表。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样接受下的烫手山芋。在她的训练之下,我竟然把一张两面满满的故事背了下来,我还记得那是狼与羊的故事。总而言之,那时候我拿了比赛的第一名。那时候也是她第一次称赞我,那种感觉其实还不赖嘛!

  在之后,我被她拉去当了诗歌朗诵的校代表。接下来,又是一个恶梦的开始。六年里,在三年级的时候是最开心的那一年,拿了第二名,开心的不得了,她还笑着对我和伙伴们说“小羊儿们长大了!”。当然是“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啦!其实背后大家的努力,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心酸的。还记得那时候,看似简单的一句诗歌,大家都被骂哭过,“感情不对!”“再来!”“练不好不用回家!”。面对着镜子 ,“看看你们自己的脸,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感情到位了,才有资格接下去!”。那时候对我们来说最难熬的那段时间。无疑的是那样的方式确实是训练了更好的我们。虽然曾经怪过她,但也感谢她造就了我们。

  就这样她做了我们六年的班导,教了我们六年的华语。她可以说是一个很百变的人,我曾过看过她开心、生气、伤心的样子,每一个面都记忆犹新。有一次我们瞒着她给她偷偷办了个生日会,那时候她开心惨了,别的老师可羡慕极了。更是有一次,我们的数学老师去生宝宝,所以换了另一个老师教。因此我们班每天都吵得天翻地覆,像是要把天花板掀了一样,那时候是我见过她最凶、最生气的时候了。她二话不说进来了我们班先是大骂一顿,在我们班的大门贴上了“疯、人、院”三个字。唉!后来大家也慢慢地安分守己。
得到她的真传的人都知道,她根本就是一个魔鬼老师,所有的都是最好、最完美的,不然
就是惩罚。最惨的境界,犯了大错,除了“悔过书”,还是“悔过书”。所以啊谁人没有写过几篇悔过书啊。她还有一个很独特的名言,“留下来!哎哟!留下来……”,其实啊这是一句歌词。她总是唱把这一句话挂在嘴边对着那些没有交功课的懒虫们。自被她训练了六年,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我们了解得清清楚楚,察言观色可是很重要的!除此之外,她还有着过人的经商头脑,每年我们班都在学校举办一个小小的义卖会(而且只有我们有哦),每一年都给我们班费带来一笔不少的利润。我们每一年还会举办各式各样的活动,例如猜灯谜、粽子分享会、还会煮一些食物如布丁和亲手包饺子等等。那些都是属于我们的回忆。
她还有一个过人的本事,就是非常厉害唱歌!那时我也有参加校内的歌唱比赛,她可谓是
我的军师,之后我就有她的徒弟的称号咯。

  时光飞逝,那时候已经是六年级了。毕业的那一天是我最认真的看她的一次,看着她慢慢有了岁月。到了搬毕业证书的那个环节,我心里才真真实实的感受到,我真的要毕业吗?走上台接过证书,渐渐地模糊了视线,开心却又伤心,真是矛盾!到了最后,真的要和老师们道别的时候,大家都相互拥抱,依依不舍,这或许是最艰难的过程,但也才能算是过人生上的一个阶段。当轮到她的时候,我和她抱在了一起,耳边只有一句“一定要加油哦!”,一句简单的话却胜过千言万语。在之后回校领取UPSR的成绩的时候,可以说是人生中最紧张的时刻,比比赛都还紧张。当最终的成绩结果出来,简直开心得无法言语了,那时候只想感谢教过我的所有老师,当然最重要还是她了。记得那时候直接冲上去抱了抱她,就是太开心。我真的很开心我的人生里有她的痕迹,感谢她培育了我六年。

  她还是坐在位子上继续着她的工作。背后窗外的阳光洒下,照着的是她不可磨灭的光芒。岁月如梭,愿她安好。只要一个眼神或是一句话,就是彼此间对的人。
  
  “谭老师,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当然好啊,好久没见你了。”

符和薈
柔佛居鑾中華中學

Continue Reading19.《我的完美教師》符和薈